昭通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大年初二媳妇丈母娘带着小姨子怒气冲冲的砸了婆婆的家

2019/11/09 来源:昭通汽车网

导读

晚上很快来临,她没想到他们还要在山顶上过夜。“当然啦,野营就要过夜,这才够意思。”杜冰冰带着向往看向两个忙着扎帐篷的男人。当帐篷扎好

大年初二媳妇丈母娘带着小姨子怒气冲冲的砸了婆婆的家

晚上很快来临,她没想到他们还要在山顶上过夜。

“当然啦,野营就要过夜,这才够意思。”杜冰冰带着向往看向两个忙着扎帐篷的男人。

当帐篷扎好后,她钻到了北沉的身旁,指指身边的那顶道:“我们两个今晚住这里,你们两个住那边!”

“我们?”温尔雅难堪地指指自己,看看5十米开外的另外一顶帐篷,她和北海住同一顶帐篷?

“当然啦,我们两个是男女朋友,你们也是,当然应当各就各位了。”她对着北海眨眼,将身边的北沉拉得牢牢的。

对,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,住在一起天经地义。温尔雅无力地垂下了手,无奈地点点头。

北海走过来,向她保证。“别怕,我不会动你的。”

对北海充满了天生的信任感,温尔雅的心松下来。这样也好,不用面对刁钻的杜冰冰,她最少可以睡得舒服一点。

还好,被子都是单独的。

她细致地为自己和北海铺好被子,成心将两人的床铺隔得远远的,各处一个角落。而当再探出头来时,外面已没有了北沉和杜冰冰的影子。

北海独自走来,对她笑笑。“睡吧,他们休息了,时间不早,我们也该睡了。”

他合衣躺在了自己的床铺上,许是太累的原因,竟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感受着他轻轻的呼吸声,她的心竟无比地平静,一种温暖萦绕在四周。

北海是个优秀的男人,也是理想的男朋友人选,只是,从她和北沉变成那种关系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注定走不到一起。

眨眨眼睛,她在胡思乱想中垂下了眼睑……

身上好重,呼吸好困难,怎么会这样?

温尔雅没想到睡到半夜会变成这样,她感觉身上的重量在移动,最终一双带着冷气的手钻过衣服落在她皮肤上,将她冷醒!

是北海吗?

不对!这冰冷的气味,这熟练的方式,这个人对她太熟习了。

北沉!

伸出手挡在北沉的胸口,她大惊,却不敢放大声音。“请你放开……”

那双手不但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放肆……

这……太危险了,要是北海醒来!

她咬紧了牙,不断地摇着头,示意北沉离开。

可这个男人生杀予夺,从来不过问他人的意愿,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?

天啊,这个可憎的男人!

半晌,北沉懒懒地靠在她身旁,捏住她的下颔,一字一顿地道:“这是对你的惩罚!记住,以后别再招惹我弟弟!”

北沉离开后,温尔雅拉紧被子,全部人还轻颤着。

这是怎样一个男人,随时都会带给她窒息的紧张,他真的要将她逼死才甘心吗?

透过帐篷缝隙,她看到了外面亮起的天空。

这一夜他折磨了她多久?

北海在不久后醒来,看到了温尔雅苍白的小脸。

“尔雅,你怎样了?着凉了吗?”他伸手过来探她的额,吓得她直将身子缩得更紧。

“没……我很好。”不自然地眨着眼睛,她咬下下唇,畏惧他看出什么来。

她的衣服没有整理好,现在乱糟糟地搭拉在身上。

“你先出去吧,我等下也起床了。”

北海打量了她一阵,点头走了出去。温尔雅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清算妥当,帐篷外响起杜冰冰的声音。

拉开帘子,但见她以一副娇羞的模样贴在北沉身上,脸上挂了两片红云。

“完善的1夜,北沉哥,你真是太棒了。”

她在他脸上啵一口,才觉悟过来。“对不起,你有洁癖,不喜欢口水。”

“没事。”北沉取出手帕细细地擦着,如电的眸光射向立在门口的温尔雅。

“昨晚睡得还好吗?”他出声。

“好极了。”北海代为回答,阳光再度回到脸上。苦口婆心地看一眼温尔雅,北沉抬高了唇角,将冷冰的眼光射向了别处。

“还有顶峰,那里的风景也不错,要上吗?”

所谓的顶峰就是昨天那片瀑布的上方,再上去怕还有好几公里吧。迈动双腿,脚下还虚浮着,温尔雅主动要求,“你们上吧,我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“OK。”

北沉没有委曲,也不再难堪她,吃过简单的早餐,他们三人便向那片山顶而去,温尔雅,则留在了原地。

下山前,北海又找到了她。

“尔雅,对不起,昨天我逼你太急了。”

摇摇头,她看到了正在和杜冰冰准备午饭的北沉,他没有抬头,他的话却响在耳边。“记住,别勾引我弟弟。”

“没事。”她艰苦地笑笑,想要从他身边逃离。

“你真的不生气了?”

北海的脸上绽放了笑容,照亮了她的心。看着他这样开心,温尔雅也遭到了感染。

“不生气,没什么好生气的。”

“尔雅,那你答应我,好好地考虑一下我昨天的请求,好吗?”

“我……不能……”

“尔雅!”北海长指捂在她的唇上,深情地摇头,“不要那快谢绝,答应我,好好地推敲,行吗?”

“好……吧……”

没法谢绝这深情的倾诉,这和煦如春风般脸庞,不由自主的,她点了点头。

“太好了。”他像中个奖一般,在她的额上印了一吻,拉着手跑向北沉两人。

“这么高兴,中奖了吗?”杜冰冰首先提问,北海只是调皮地摇头,看看温尔雅,甚么也没说。

北沉也抬起了头,眼光落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。

温尔雅为难地挣开北海的手,默默地坐在了一侧。

北沉第一次主动挨紧了杜冰冰,给她喂了一片水果。“好吃吗?”

“好吃!”杜冰冰心花怒放,喜不自制。“北沉哥对我真好!”

三人各有喜事,开怀不已,只有温尔雅如被放在火炉里烤着一般,坐立不安。北海投过来的充满爱意的目光,北沉刺过来沉郁眼神,还有杜冰冰夸耀夸大的笑,她1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。

“北沉哥,你昨晚压到我了,好痛呢。”杜冰冰语气暗昧地表达两人昨夜产生的事情,温尔雅不自然地侧了下身。

他和她已……

为何还要来找自己?

收回落在额头上方的手,北沉结束了远眺,对北海点1点头。“下山吧。”

两人只在1转眼间消失,这一次,杜冰冰没有丢下她,而是好心肠将她让在了后座。

一路无语,温尔雅松了口气,这度日如年般的野营终究结束了,她为可以脱离这为难地步而扬起了唇角,划过一丝松懈。

但,似乎上天其实不眷顾她,准确点说,是北沉其实不放过她,才到校门口,她就接到了他的电话。

“3点钟,帝王酒店3012室,不要迟到。”

这稀里糊涂的话也只能她能懂得。他又要做甚么?想起每次与他在一起的经历,她的身体就会忍不住轻轻颤抖。

做情、妇原来这么痛苦!

带着12份的不宁愿,只是做了翻简单的清洗,温尔雅就匆忙地赶往帝王酒店。学校在城南,酒店在城北,为了省下打的费,她不得不转好几趟车。

周末车里拥挤不堪,等到了帝王酒店的门口,她已经汗水涔涔,头发也被挤歪。

看一眼手机,还有5分钟,来不及了,她几近用冲的跑进了电梯,在最后1分钟里敲响了3012室的门。

“你迟到了31秒。”

映入眼帘的是北沉垂眼落在电脑屏幕上认真做事的样子,他随便地开口,准确无误地道出了她迟到的时间。

不过三十一秒,有那么重要吗?

温尔雅拉长的唇角抿了抿,对他的指责表达出不满。

北沉抬起了头,抬腕推一推眼镜,他的手落在鼻头上时皱起了眉头。

温尔雅为难地退了退,她知道自己此时相当地狼狈。

“我……去洗澡……”

“站住!”

1惯冰冷的嗓音将她的手定在浴室的门把上。

“过来!”

手缓缓离开门把,她不甘愿地调转身体。他的薄唇抿得很好看,没有过量的表情,只是一味地打量着自己,带着一抹沉思,足以迷倒万千!

脚步轻轻移动,他的话便是不可违背的命令。温尔雅固然知道,他不是个善良的王子,而是撒旦一般不可违抗的黑世恶魔,他的厉害她早就尝过,要想全身而退,最好乖乖听话。

北沉伸出长臂,将她轻易地勾倒在电脑与身体之间。

温尔雅转转头,不习惯离他太近,转头回来之时,她看到了电脑屏幕上那幅放到最大的杜冰冰的照片。

他们昨晚已……

这想法令她不快,急急退出他的怀抱,她抱紧了自己的臂。“不要这样,你已经和杜冰冰……在一起了。”

空气好冷,房内好安静,她听到自己呯呯的心跳声时便后悔了。为什么要提示他?她不过是个情、妇,尽到情妇的本份就可以。

北沉用手肘压下电脑屏幕,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,脱口道:“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产生!”

为何要向她解释?

话1说完,他发起火来,直接甩掉了手中的电脑,伸手将她的臂牢牢掐住,只一拖,将她拖倒在床上。

“说,为什么还要去勾引北海!”

他突然变得凶狠,整个脸部绷紧成最为嗜血的表情,铁般坚固的长指掐上了她的上巴。用力掐着,抡动着,直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般。

温尔雅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惩罚,早痛得眼里闪出泪花。

“我……没有……”

在他的重力作用下,她只能委曲模糊地发出这样简单的声音。

多变,无情,冷血!

这就是她所认识的北沉!

忍痛摇头配合发音,温尔雅希望他可以相信自己。

“最好没有!”

他1甩手放开了她的下巴,掏出手帕细细地擦着自己的手,撇唇冷哼:“你没有资历得到北海的爱!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!”

是的,她是他的情妇,没有资格爱任何人也没有资历得到任何人的爱!认命地点头,她揉着被他抓痛的臂,感受着下巴传来的裂掉般的痛,眼泪汪汪地垂下了头。

一头乱发飘入眼中,激起了他新一轮的怒火。

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有意弄得这么乱糟糟地来见我?温尔雅,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!”

揪起她的发舞动在头顶,他的声音带出浓浓的怒火,几近要冲破她的耳膜。

“对……不……起……”

头顶好痛,发丝几乎要被他连根拔起,温尔雅只能无力地跟随着他的脚步,终究被他狠狠地推在浴室的镜前,一张脸牢牢地被压在镜子上。

“看看你的穿着,看看你的打扮,做乞丐乞食的吗?”

天!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!

痛苦远没有结束,一股冷水撒过来,带给她生痛生痛的冷感,直入骨髓!这时候节,已入深冬!她身上的衣服被魔爪狠狠抓起,只一用力,以一个天女散花之势撒落在地板上。

背上多了一只手,北沉拿起手中的毛巾狠狠地搓着她的身体,每过1处,都会留下血红的印迹。

咬紧了牙关,温尔雅被动地忍耐。这样的痛苦需要延续到什么时候?她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他的掌控?

“求你……放了我……”

她的乞求声被哗哗的水声掩盖,镜子里反射出北沉邪恶的脸孔,朦胧中竟似伸出獠牙,撕咬着她的身体。

“记住了吗?”

水声戛然而止,痛苦逐步阔别,只是脸仍紧贴在镜子上,挤出毫无血色的扭曲。紧贴了她的脸,恶魔狠狠地责问,温尔雅吓得闭了眼,老实地点头。

背好痛,被他擦过的每个地方都好痛!

“记住了什么?”

“下次……打扮……好一点儿……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离北……海远……一点儿……”

得到满意答案的北沉终究离去,只丢下1句:“快点把自己清算干净!”

裹着浴巾,温尔雅小心翼翼地赤脚走向房间,北沉朝她看一眼,她的身体便剧烈地颤抖一次,害怕得停下了脚步。

“过来吧。”

北沉的语气轻了很多,拍拍身旁的床铺,示意她过去。

他半个身子光着,露在外面,脖子上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完善地衬出结实匀称的身体,性感地晃动在她眼前。

咽咽口水,眼前的北沉在她看来,是危险的。

“还不快点?”

语气加重,温尔雅身子1缩,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床边,手忙脚乱地坐在他指的位置。

“就这样!”

他拉被盖住身体之时将她一起拉倒,伸手握着她的手压在自己身上,命令她。

温尔雅不敢迟疑,胡乱一摸,眼睛却闭紧,不敢看他一眼。

……

抚着臂,带着背上的伤,温尔雅取下扫把和铲子,向她申请的勤工俭学的地主走去,脸上挂满了愁绪。

北沉多变的性情,冷酷的为人,令她时时有种处于水深火热的危险之感,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会结束?他,什么时候才会厌倦自己?

但愿杜冰冰能和他快点结合,或许这样,她就可以得到摆脱了。

勤工俭学的地方就在前面,她每天都要将这里打扫一次,还要时刻保证这里的卫生,这样就可以在一月得到两百块钱做生活费。

两百块钱不多,但至少可以缓解她目前窘迫的生活状态。

细细地扫着,她垂下了眼睑,很用心地清算着上面的垃圾。今天的垃圾出奇的多,瓜子壳、饼干碎屑掉了1地,有人将这里当垃圾场了吗?

直扫了近一个小时,才将垃圾清理干净,她的臂已经疼得抬不起来。

“不错哟,居然都扫完了。”

后头有几个人走过来,是罗贝妮,洁丽和明慧。她们每人手里拿一袋东西,在她扫过的地方撒着粉沫和瓜子壳。

“你们怎样这样!”

温尔雅不服气地走了过去,责问三人。

洁丽甩甩肩头的粉丝发,歪嘴冷哼一哼,道:“这是给你的正告,离冰冰姐和她身边的人远一点儿!”

“什么近点儿,远点儿,我不懂!”

温尔雅青着一张脸,看到罗贝妮还在撒饼干屑而捏紧了手中的扫把。

“不要这么不识趣!”明慧拍拍她的脸,以极其污辱的方式,“北沉是冰冰姐的男朋友,有些人有事没事向他抛媚眼,真是不要脸!”

“对,我们来是正告你,不要动冰冰姐的男人,否则,会让你死得很惨!”罗贝妮撒完了最后的垃圾,将袋子也丢在了地上,拍拍手,加入到了正告的行列。

“走!”1挥手,三人排成一队,高调离开。

严嫣走下来,经过三人时眼里闪出一丝狐疑,当她看到满地的垃圾时明白了一切。“尔雅,是她们撒的吧,欺人太甚!”

她拉高袖子欲要和她们算帐,被温尔雅拉了回来。“算了,别理她们就好了。时间不早,帮我一起清算吧,等下我们还要去上班呢。”

对着三人狠狠地1挥拳,鼻孔里哼哼几声,严嫣才接过她手里的扫把,帮着扫了起来。

“尔雅,你怎么突然要求调班?不是听说你和北海还一起去野营了吗?他是不是对你做了甚么让你不高兴的事,才想着要离他远点的。”

“没有。”她为难地摇摇头,抹抹脸上的虚汗,喘着气道,“调了好点儿,跟你一个班,我心里比较踏实。”

“真的吗?”严嫣歪头打量了她一阵子,“我老觉得你最近怪怪的。”

“我好的很,快点扫吧。”

畏惧严嫣看穿心事,她只能以敦促来掩盖为难。

……

和严嫣准备去上课,楼下响起了看管女生宿舍的阿姨的声音。“温尔雅,505室的温尔雅,有人找。”

有谁会找她?

温尔雅带着疑惑跑下楼来,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个穿了深蓝工作服的服务人员,胸部戴着一块牌,上面写的字不是很清晰。

“您好。”

服务员朝她鞠了个四十五度的躬,将她吓了一跳。

“是这样的,北先生让我们给您送来了备用的衣服,请您签收。”

她挥挥手,从门外走入一排工作人员,每人手里拎一个衣架,衣架上挂满衣服,皆用塑料袋包好。

“一共四十五套,请温小姐您签收。”

温尔雅脸轰轰地烧着,她没想到北沉会亲身送衣服到学校来。周围已围了很多满含羡慕的学生,纷纭将眼光投向她。

“哇,尔雅,还说没有男朋友,衣服都送来了。”严嫣拍一把她的肩,哇哇地叫个不停。

“你们随我来,我和她住一个宿舍。”

在她的带领下,工作人员将几十套衣服送进了宿舍。

“请签收吧,温小姐。”工作人员提醒,温尔雅匆忙接过笔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祝您愉快。”

工作人员离去前不忘送上美好的祝愿,严嫣疯子一样抱着温尔雅摇来摇去。“是北海学长吗?夏奈儿,DIOR,范思哲,天啦,世界名牌!北海学长出手真是太大方了。”

温尔雅一句适合的话都找不到,和北沉见不得光的关系令她没有勇气道出真正的送物者,只能用沉默来应对严嫣的一切追问。

手机猛然响起,她心头1颤,匆匆地与严嫣隔开此距离,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喂?”她的声音带着颤抖。

“收到了吗?衣服?”

他的声音像一潭清冽的泉水,源源地灌入她的耳膜,带来一种沉冷的质感。

点点头,她用沉默代表肯定。

“以后每天就穿这些衣服,把你那些破烂全部丢掉!”

“可是……在学校不能穿这样的衣服……”

她找借口,只是不想自己太引人注意。

“是北海学长吗?一定是他!”严嫣没法压抑兴奋的声音传入话筒内,对方一时沉默下来,周边的空气开始凝固,温尔雅紧张得咬下了唇。就在她以为他要挂断电话的时候,那头传来了

冰冷的警告。“离北海远点!”

“好……”她衰弱地应着,对方狠狠地掐断了电话,就连那嘟嘟的忙音都带着警告的味道。

垂下脸,她的神情变得落寞。

严嫣大条地没有发现她的变化,还在一个劲地问。“快说,你和北海学长什么时候确立关系的?是上次野营吗?你们准备公然爱情了吗?我还以为你跟他调开班是想谢绝他呢,没想到是

为了‘距离产生美’呀……”

“不是这样的!”头痛般无力地捂了额,受不了般轻吼一声,严嫣一时愣在那里。

发现自己的情绪失控,温尔雅歉疚地看看她,心情混乱极了。“对不起,严嫣,我不该对你这样。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,我暂时没有办法跟你说清楚,给我点时间好吗?等我把一切处理

好了,就会向你说明的。”

头也不回地离去,只有摸不着头脑的严嫣不断地拍着自己的大脑门。“咦,怪怪的,和北海学长谈恋爱有这么痛苦吗?”

必利劲和伟哥可以一起吃吗

伟哥有没有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?常吃伟哥有何危害?

印度神油功效

伟哥是什么颜色的

标签